贾敬吞丹与顺治之死

SAUCE沙司:

先补充一下秦可卿的一点问题。

第十三回题目是“秦可卿死封龙禁尉 王熙凤协理宁国府”,正文里实际上是她丈夫贾蓉封官龙禁卫。于是我琢磨为什么题目要这么写,龙禁卫是皇帝禁中侍卫,是要和皇帝在一起的人。死封龙禁尉,就是死了还要在皇帝身边。

秦可卿死了封龙禁卫,意思应该是说,董鄂妃死了以后被封为皇后,于是她可以和皇帝埋在一起,就像贴身侍卫一样。

我们已经知道秦可卿的大丧就是摹写的董鄂妃葬礼。秦可卿死时的棺材是老千岁用的,葬礼上十二生肖的官员都来了,东南西北的王爷都来为她祭祀。

按照清朝初期几个皇帝的埋葬方法,应该是只有皇后可以和皇帝葬在一起,包括康熙一开始也只是和他立过的三个皇后同葬。后来是雍正为了抬举他十三弟,强行把他生母封了妃子,给康熙埋进去了,加上雍正自己的生母追封了太后,康熙的景陵里有四后一妃。

下面进入正题说贾敬。

宁国公贾代化有两个儿子,长子贾敷八岁就死了,次子贾敬是稳稳当当、不费力气就可以承袭宁国公世职,根本用不着参加科举考试。可是他偏偏参加科举考试。

而且还中了丙辰科进士(清朝第一个丙辰年是天命元年,开国之年,第二个是康熙十五年)。这只能说明贾敬是个勤奋好学、努力上进的青年,而不是象贾赦那样只会搂着小老婆喝酒的浪荡公子。

贾敬既然承袭了宁国公世职,又有功名,应该报效国家、建功立业,怎么一转眼就扔下事业不做,放着家庭不管,出家和道士们胡缠呢?

这一点上和顺治是差不多的,实际上福临十四岁之前基本上不认识汉字,1644年和1645年大臣们曾上书多尔衮,要求给顺治学汉语,皆未获批准。

亲政后顺治阅读奏折有困难,就以极大的毅力苦学汉语。他往往学习到深夜,要值日的太监催过好几遍,才上床睡觉。有时睡不了多久,他又爬起来读书。后来可以看到,福临能够熟练地运用汉文批阅奏章,评定考卷,他给董鄂氏写的那个《皇后行状》文笔也相当不错。

沉迷宗教也是一样的。浙江省武康报恩寺的玉林通琇法师,顺治十五年奉世祖之诏入京,于万善殿弘扬大法,受赐号“大觉禅师”,翌年加封为“大觉普济禅师”,赐紫衣。十七年秋,帝建立皇坛,挑选一千五百僧受菩萨戒,特请师为本师,并加封为“大觉普济能仁国师”。顺治十七年大约在九、十月之交,福临决心出家,由茆溪森剃度成了光头天子。

顺治十八年(1661)正月初二,他安排太监吴良辅替自己出家为僧。这天他亲临悯忠寺观看吴良辅出家仪式。归来的当晚即染上天花,发起高烧来。初六日深夜便拟了遗诏死了。不到四天时间,当然可以说是病来如山倒,不过未免也有些过于快了吧?

顺治信佛,贾敬是信道,这是以信道摹写信佛。

《好事终》一曲说:
 画梁春尽落香尘。擅风情,秉月貌,便是败家的根本。
 箕裘颓堕皆从敬,家事消亡首罪宁。
 宿孽总因情。

这说明了一个事实:门风败坏、家事消亡,就是从贾敬开始的,此人是爱新觉罗家的祸根。都是在情字上翻了船、坏了事。

贾敬是宝玉的伯父,正好也是父辈的关系。

书中写到贾敬过生日,来祝寿的客人的等级:四王,六公,八侯

原文:方才南安郡王、东平郡王、西宁郡王、北静郡王四家王爷,并镇国公牛府等六家,忠靖侯史府等八家,都差人持了名帖送寿礼来,俱回了我父亲,先收在帐房里了,礼单都上上档子了。老爷的领谢的名帖都交给各来人了,各来人也都照旧例赏了,众来人都让吃了饭才去了。(11回) 

祝寿的人是四王,六公,八侯,可见贾敬的身份地位高于四王,那么,贾敬的级别应是皇帝。 

对比一下看,贾敬生日和可卿葬礼客人的等级是一样的,都是"四王,六公,八侯"。可卿葬礼是"国葬级别",贾敬生日也是"国庆级别"。可卿身份为皇妃,贾敬身份是皇帝。 

再看贾敬葬礼的级别。

书中直接说贾敬死是“殡天”,殡天这个词是说皇帝死。

"天文生择了日期入殓"。(63回)又动用了钦天监。

"着光禄寺按上例赐祭。朝中由王公以下准其祭吊。钦此。"此旨一下,不但贾府中人谢恩,连朝中所有大臣皆嵩呼称颂不绝。 

因此贾敬与可卿葬礼的级别是一样的,都是国葬。只是对送殡的热闹程度描写不同而已,为什么贾敬的葬礼不写得热闹些?批书人说:上回秦氏病故,凤姐理丧,已描写殆尽,若仍极力写去,不过加倍热闹而已。

确实写两回就重复了,我认为批书人说的有道理。

顺治怎么死的?正史上说顺治出天花而亡,也有说是自缢的、出家当和尚的。

按书里的说法,贾敬是吃丹药中毒死了。

肚中坚硬似铁,面皮嘴唇烧的紫绛皱裂。便向媳妇回说:“系玄教中吞金服砂,烧胀而殁。”众道士慌的回说:“原是老爷秘法新制的丹砂吃坏事,小道们也曾劝说‘功行未到且服不得’,不承望老爷于今夜守庚申时悄悄的服了下去,便升仙了。这恐是虔心得道,已出苦海,脱去皮囊,自了去也。”

当然,清朝的人说皇上服毒自杀实在是不像话,所以礼貌的说法应是病死。

于是小说里的剧情就变成了由礼部代奏:“系进士出身,祖职已荫其子贾珍。贾敬因年迈多疾,常养静于都城之外玄真观。今因疾殁于寺中,其子珍,其孙蓉,现因国丧随驾在此,故乞假归殓。”

人明明是服毒死的,礼部对外的说法是病死的。书和现实一对应,这事就真有些意思了。

老曹给出的答案是,顺治服毒自杀,“于今夜守庚申时悄悄的服了下去”,就是下午15—17点钟。

顺便搜索到《少年天子》编剧的采访,这剧里顺治也是服毒自尽。

刘恒对记者表示,颠覆原有的顺治帝死因,是源于他的艺术判断。

刘恒说:“顺治的死是我个人选择的一种艺术判断。正史和野史有两种说法,一是顺治出家,一是得天花而死。我自己查了资料,有零零星星的记载展现顺治死前已经精神分裂了。皇宫的人对外不敢明言。

贾敬其实是在宝玉生日那天死的,书中六十三回,一上来是宝玉生日当晚群芳夜宴,第二天起来收到妙玉的帖子,去栊翠庵还帖,回来以后平儿还席,因为怕热,在榆荫堂中摆了几席新酒佳肴。正顽笑不绝,忽见东府中几个人慌慌张张跑来说:“老爷宾天了。”

这就还是在白天。

道士们说:不承望老爷于今夜守庚申时悄悄的服了下去,便升仙了。说明是前一天晚上死的,差不多就在宝玉夜宴的时候。书里的时间线和现实是不一样的。我想作者将一死一生安排在同一天,这是暗示帝位的更迭交换。

按老曹的一贯写法,顺治不可能只在贾敬身上出现一次,肯定还有别的分身,不过尚未发现。

现实里的顺治夫妻俩被拆成差了两辈的人,而且死的时间也隔了好几年,但现实中两场死亡是连续发生的。和可卿有染的是贾珍,这个书里写的挺明显了。

焦大说“扒灰的扒灰,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。”扒灰的是贾珍和可卿,王熙凤和贾蓉不是嫂子和小叔子的关系,是婶子和侄儿。贾宝玉又是可卿的叔叔,也不是小叔子。

但是孝庄和多尔衮这事要是真的,正好就是嫂子养小叔子。我怀疑老曹是用焦大酒后的胡话,带出半句真半句假的话来。从书里往外看,扒灰是真的,养小叔子是假的。从现实往书里看,养小叔子是真的,扒灰是假的。

正所谓假作真时真亦假的写法。

评论
热度 ( 23 )
  1. 醉卧寒林SAUCE沙司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本心即菩提

© 本心即菩提 | Powered by LOFTER